何广坝农场却铭刻在我们每一个知青人的灵魂中抹不去忘不掉

2017-09-06 11:19 点击: 来自:未知
在烟雨朦胧中,浑浑噩噩地时光里,离开广坝农场居然三十六年了,可九个年头的知青岁月却在大脑里镌刻,挥不去忘不掉。这段生涯对自己的人生影响极深,让我们在今后的人生,无论在工作在生活里都很能吃苦,对挫折坎坷淡定从容,对名利得失风轻云淡。这都得益于知青生涯的艰苦磨炼,今天,我们回首这段生涯,虽然谈笑在茶水里欲醉在酒杯中。
  
  广坝农场,一个建场于五十年代的老农场,凝聚的不仅仅是我们知青的青春热血,还有从朝鲜战场归来的退伍兵,有从北大荒过来的转业军人,郝记尧老场长,为了建设广东农垦、广坝农场呕心沥血,他弥留之际,就是要后人把他葬在可以看到㬵林的小山坡。我们知道,那一片林段,那三叶树流出的㬵乳都是老农垦和我们知青的心血,广坝农场在业部是登记注册的,这也是后来的场长书记无法更名的光荣。在今日的东方市东河镇,当时叫东方镇,我们广坝农场的场部就在东方河边,一九六九年九月二十九日,我们电白一群知青来到了这块荒芜的土地,那溶进深深记忆中的是满山遍野的飞机草,还有是黎族同胞的原始状态,记得,刚从解放牌大卡车下来,有不少女知青看见这片荒凉,竟然放声痛哭了,我没哭,我看过军队的女儿一书,我想象刘海燕一样,成为军队的女儿,当一个女战士。那个年代,能当兵可是热门的呀,虽然不是正规军,可我们都是军人管理。可我们毕竟面对艰苦的现实,特别是生活关,我们面临严峻考验,还是在新兵连,我们下饭不要说肉,连青菜都没有,在一个地池里剦了一池老椰菜,每天鄀是从里边挖㘹咸椰菜炒了给我们下饭,很多知青,特别是女孩子,无法下咽,那咸菜味道怪怪的。那时吃饭集合排队,还唱歌。龙照战友指挥我们唱的是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脞利。也是鼓励我们吃下这顿饭。这期间正好赶上国庆节,团部也为我们举行了欢迎晚会,晚会上,印象深刻的是黄华为带领的四人小组演唱的真是乐死人这首歌,那欢快的调子和表演者丰富的表情留在了大脑记忆深处。
  
  新兵连一个星期的学习结束了,我们被分配到各个连队,我、邱瑞文、王建恒、吴华等七人分到了墓建连,应该说,分到基建连我不是很开心,因为不是生产连队,可有人说好,毕竟是直属连队,我们和机运连并排在东方河边,两个连队食堂也很近。分下连队始知去电白接我们的陈中原就是这个连队的指导员,我们都很髙兴,因为,在路上陈指导员的尽心尽责我们都看在眼里。在几棵大芒果树旁边,我们在阵指导员,唐永健连长,陈日旺付连长和老工人带领下,自己动手盖茅草房,上山割茅草,茅草叶子边边很锋利,划的手上一道道血痕,割完茅草,又要砍细长的小麻条,用来编织茅草片,剥下小麻条,的皮又可以当绳子用,搭房子的横条和金字架都是男知青去山上伐木,那时连花梨树他们都可以砍到呢。糊墙的泥巴我们都是靠双脚踩,这是个累活,可少年不知愁:茲味,踩呀踩。收工了,一身疲惫不堪的我们在东方河里嬉戏洗澡,女生的有茅草搭围的澡房,在东方河洗衣服游水,唱歌。什么疲惫都忘却了。
  
  我们亲手搭建的茅草厔终于落成,糊起的墙壁还湿湿的,我们就搬进去住了。因为跟着我们后面,又来了一批韶关知青,她们的加入,让我们连队热闹起来了。他们是黄友礼、张水明、李玉莲等八人。伙食很差,可就酱油水过曰子的艰苦在年轻的笑声中消失,年轻真好,可以貌视困难,可以在超负荷工作中,睡一觉醒来,疲劳会很快消失。日子就这样一天又一夭地过,我们知道,前面的路难行,可我们唯有向前再向前
  
  当落叶把大地掩盖,我们的青春不再视野里,烟雨迷蒙,目光穿越时空,情怀总在广坝农场的热土,广坝农场的一草一木,还有那关爱我们的老朋友都在我们无穷无尽的思念中,青春远去,
  
  在茶里千杯不醉,享受秋风习习的清凉,享受一杯茶慢慢下咽地甘醇,对茶没有很深研究,只凭喜欢行事,喝了几十年,只因茶香诱人。在喝茶那刻,生活中的甘苦全在茶杯里,自知自品。
  
  应该说,茶叶中,虽然我对其要求不高,茶的种类繁多,红茶、绿茶、白茶、黑茶。可我还是喜欢金浚眉多点,那金黄的茶水很甘淳,很耐泡。喝了一道又一道,茶色茶香依然。在绿道山泉小亭之上,我用山泉水泡一壶茶,坐在小亭享受远处美景,京基一百、地王、新建的最高平安大夏一一收在眼里,愉悦地赏景品茶,不说千军万马于胸,只示风雨人生里,真有点无奈的岿然不动,岁月的花瓣在流水中掉了一瓣又一瓣,多想把绚丽留下,多想岁月重来,喝的茶水一杯又一杯,心情在茶香里豁然开朗,不醉,只为在前行中更加坚强,醉了,也只是想忘掉所有的不快,路在前面,必须前行,人在做,天在看,天道酬勤。勇者胜。真正做到败不馁,胜不骄。
  
  看一湖水在风里打着皱纹,岸边的相思树在风里舞动,美景添茶香,真的,在茶里千杯不醉!
  
  很难得,取山泉水的地方人不多,男女一起也只有七八个,乖乖排队等候,腿脚不算好,我择块石头坐下,拿手机出来放了首远航归来的歌听听,心中很是悠然自得,大山空气很好,山泉水铮亮铮亮,清中有甘,泡茶绝佳水,这位老兄排在我前面,看他把桶对好接水,他就离开了,可能由于水重量倾斜,接水的桶瓶颈口对不了山泉流水,旁边一位大哥看见了,赶紧帮忙扶好。谁知道那位仁兄居然跑过来指责这位大哥,你动我的水干嘛,接着气鼓鼓地拿起桶哗啦哗啦地把山泉水倒掉,大家看到这位仁兄都不言语,那位帮他扶桶的大哥也不为自己辩论半句。笑容依然地着那仁兄倒水。我,实在忍不住这位仁兄的无礼,说了句,你的桶歪了,这位大哥好心帮你扶正。他听了依然在叨咕,唉,见过无礼,没见过这么无礼,狗咬吕洞滨,不识好人心,谢谢都没谢,反而还去倒掉山泉水,真是不可理喻。他又重新接,谁知瓶口又歪了,他赶紧又扶正,我告诉他,刚才也是这样那位大哥才出手帮你扶正的,一旁的大姐也附和我,告诉他这是真的。我多希望他口里冒出对不起,倒是大哥发话了,这是公关场合,为人处事多点包容就可以了。我震撼这位大哥的人格魅力,而这位仁兄居然出口伤人,说大哥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很难理解,白白大米仅然养出这么个人渣。我对大哥说,大哥,你做的和唱的都好听,今天,你给我上了一堂做人的好课,谢谢你,此君似山泉清亮照人,那大度那包容都是很值的我学习。
  
  那位仁兄走了,大家着他的眼神都是轻蔑,那位大哥也走了,大家眼神充满敬意,人和人,差别咋这样大呢。
    
  我的家乡在美丽的南海之滨,长长的海岸线让无数游客倾倒,中国第一滩的美称不是浪得虚名,种在海岸线的防风林木麻黄,在国师关山月画笔下绿色长城大作是挂进人民大会堂广东厅的绝佳作品!在五十年代的南海常是抓捕敌特的前哨,电影南海的早晨、小螺号都是根据当时的情景拍摄。所以,南海,故乡的南海充满了故事和色彩。那或弯或直的海岸线在电白境内是二百二十公里,全长约一千八百六十公里,是全国最长的海岸线!
  
  我爱家乡,爱家乡的大海,我爱大海,爱听浪涛哗哗拍岸。大海如诗,书写亘古的遥远,大海是浪,浪花里飞溅出岁月的伴奏。每次回家,我都去看大海,看它的气势磅礴、看它千军万马。看它的浩渺无边,看它波涛翻滚。看湛蓝湛蓝的海水飞舞的却是白色浪花。站在海边你会忍不住跑进浪里,想踩浪花朵朵,又或者是任由浪花如顽童和你嬉戏。那种享受无以伦比,在这一刻,你所有的烦恼都会被大海洗刷的干干净净。你的心胸也会随大海的辽阔而开朗。享受大海,欣赏大海,那一种惬意竞是无法描述。特别是铺设在海边的自行车道,我回到水东,我都会邀上我的那帮灿烂如虹的姐妹花,在那骑骑车,尔后在大排档煮上一煲蟹粥,美味的蟹粥真让人欲罢不能。再来一盘葱生,味蕾的享受就这样满足。喝杯茶再到海岸边椰树下坐着听涛看海,只听旁边一对老夫妇操着北方的口音不停地说明年还要来,太美了。有人欣赏我家乡的大海,大海听了羞涩地退下浪花,我笑了,我把笑容绽放,欢迎你们,明年再来!
  
  捻一指秋水画着圈圈绕绕,是年轮、是心事?是和秋风呢喃低语,风在秋里清凉,人在秋里清爽。曾把文字在秋天里揉搓,不想黄叶落下悲秋。只想红枫在秋天里火红火红。我记得沈从文子夜一书有一句,万绿丛中一点红,动人春色无须多。何况千山万岳中,红枫是那样让人痴迷让人醉。想想那一片火红该多美呀!
  
  红叶寄情秋寄语,我独步旷野,张开双臂,想拥抱秋天里累累果实,想收获稻田一片金黄,心,在高山之颠,人却在峽谷之溪。但,我依然依然地完全诗意,依然依然地挪步前行。生活中朋友间展示的是美好阳光,殊不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都有无法言说的痛。爬过山涉过水,秋风吻过每片落叶,大地多情地用心拥抱。秋色风光,人语乌叫,大自然以它的娓婉把秋天书写。
  
  性格里、思绪中,我都深深喜欢秋天,喜欢它的完全诗意,喜欢它的清凉如梦。喜欢它的㳘水年华,喜欢它的缠緾绵绵,让夏日的火气在这秋日释放。让所有的烦恼在秋风低语消融。秋日,美丽多情,秋风多愁感,美哉,秋天!
  

上一篇:邵景盛孤独地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下一篇:一个人对家对故乡对亲人的那份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