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对家对故乡对亲人的那份牵挂

2017-09-06 11:44 点击: 来自:未知
今天乘坐六点五十分的飞机,又回到海南了,多少话多少情尽在明媚的清晨里欲说还罢,那是怎样的花样年华,青春花园的九载,伴着那代知青人的青春,奉献,奉献给了祖国,奉献给了海南,奉献给了胶园,东方河啊!你见证了我们的青春,见证了我们挥汗如雨的大会战。
  
  今天,我重新踏上这块留有青春印记的热土,友人问我兴奋吗?不知如何作答,今生也许是最后一次踏足,我们都在老去了,当年认识我们的老工人也在渐渐消失,这就是岁月,这就是无情,所以兴奋之余有点惆怅。但不管怎么样,这毕竟是我们那代知青人的牵挂,这里是我们的第二故乡,永远的故乡。
  
  泪水汗水曾经伴我们走过那个年代,在青春飞扬的日子,年少的我曾受到许多如兄如姐的同龄的爱护,也忘不了老书记黄国接的厚爱,还有老队长夫妇,郭寿南,李科长等等。多谢了。
  
  明天,就要回到东方巿,我很快就会看到广坝河,东方河,我的农场,我的老工人,我的连队,內心里一直祝福你们安好,海南,我回来了,在你眼里我只是一个陌生的游客,可你身上流淌着我们一代知青人,一代兵团战士的青春热血。
  
  刚从班车上下来,老队长的女儿就开车来接我们姐妹俩上她家了,她婆婆看到我很激动,抱了又抱,拥了又拥,我们相拥在重逢里,妹妹看到我们这份情谊也很受感动,老太婆抓住我的手久久,久久不肯松开。说我们来了,𣇈明从广坝赶回来,酒喝了一杯又一杯,话语里滚动着真挚的热情,我差点醉了,酒不醉人情醉人,𣇈明,秀娟夫妇都是农垦领导的后代,他们都感受到我们那个年代知青的艰辛,他们也是从那个年代成长起来的农垦后代。所以,他们很理解我们这些知青,他们为我们准备好房间,我们受到贵宾般的礼遇。𣇈明说了几次让我带女儿回来农场看看,女儿们也许不屑回妈妈当过知青的农场看,可他们那份情感,女儿,你们一定要感受到,这是世界上最纯最纯的情感,他们不会看你的地位,只因你是一个知青的后代而已!
  
  喝完酒又喝茶,喝了一逼又一道,平常九点睡觉的老太婆,十二点还说不困,我们都是说了又说的当年,她嘱咐我,过年一定要打电话给她,她说让我把她当妈妈,我答应她,会打电话给她。当年结下的情谊已经超越了母女情,今日,我们重逢在秋高气奭的时节,在这里我感受了一份真挚的情谊。那里没有铜臭。
  
  
  
  说文明写文明,自己是有点不自量力,因为崔老文明先生早已是德高望重的名文人,已经出书十来本,而且在政坛上颇有建树,他曾担任过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县委付书记、县政协主席。被人们尊称为电白一支笔。是一九四六年中山大学新闻系的毕业生,是电白五十年代绝无仅有的高学历领导,王占鳌书记在电白十三年,他在王书记身边工作了十年,和王占鳌书记一起踏遍电白的山山水水,访遍村村户户。跟着王书记、领导电白人民斗穷山战恶水,书写着电白那一页页的辉煌,为电白的发展呕心沥血。六三年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发表社论;学习电白,建设祖国,绿化家乡。那时的电白是全国的五好县;交通好、卫生好、绿化好、水利好、生产好。那时的电白如日中天、骄人的成就让电白成了全国学习的榜样!在这当中崔老作为人民日报特约通讯员,他用自己手中的笔把家乡,把电白呈现给全国人民。
  
  我知道自己的文笔功底肤浅,可文拙有什么所谓,我收获的感动让我写下这文字点点。崔老先生待人可蔼可亲,慈祥的笑容写在脸上,儒雅的谈吐,敏捷的思维,以致九十高龄也不比年轻人逊色。
  
  崔老是电白霞洞镇仙桃村人,早年从党的地下工作并参加游击队,曾为了躲避国民党的追捕去了香港。解放后为贫穷的电白奉献了一生,改革开放伊始,他灵活运用党的统战政策,让那些久漂海外的故乡游子消除对共产党和改革开放中国的误会,在他努力工作和耐心解释下,一批批电白在外的华侨归来,看到故乡巨大的变化,他们在欣喜和感动之余,也积极捐资为建设家乡努力,绿海中学就是这样建起来的,这所中学的建成为改变电白教育落后的状况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让他们感受到祖国的温暖,家乡的亲情。并积极参加家乡的建设。这就是崔老在电白统战工作的小建树,大成绩。
  
  崔老先生有一贤淑的好夫人唐宽容,她在崔老身后营建了一个温馨幸福的家,培育了五个子女,儿女在自己的单位都很努力工作,并事业有成。崔夫人即使在步子跚跚的高龄,她依然亲自照顾崔老的起居饮食,依然地默默在崔老身旁做那些泡茶、整理书案地工作。这也印证了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必定有一个出色的好女人。
  
  我曾有幸参加过崔老的五十周年金婚,看到关山月大师、陈东书法家等送的字画,金婚茶话很成功,人们在欣赏字画、照片的同时,也会遇上三两好友,互相交流,相互融通,在祝福崔老金婚的同时,作为后辈的我也领略了婚姻的真谛,执子之手,不离不弃,相濡以沫,百头偕老。
  
  今年是崔老结婚七十周年,这是难得金刚石之婚,值此祝福崔老夫妇健康长寿,子孙满堂,幸福永远。
  
 
  人老不是年纪,人老是心情。当多少青春不再,多少情怀更改、世事人情就滚动在沧桑里,当步伐已经跚跚,播放的青春圆舞曲里还能寻找那年轻的身影吗?!在暮色苍茫中,那绿道幽幽,秋去冬来,繁花落尽,只有一树叶子在晚风里摇曳摇曳。
  
  有一俊才曾羡慕六十岁可以退休,殊不知他拥有的年轻是多少老者所期盼,所以拥有的东西并不珍贵,只是失去了才知道。不要羡慕别人的拥有,年轻是让理想放飞的资本,当年轻的歌声让晚霞替代,心境可想而知,老者靠什么生存,回忆,有一个朋友笑我常常回忆,因为我活在回忆里,过去的幸福,过去的感动都让我化成文学雨点洒在心田。忘不了曾经让我笑靥如花的人,忘不了让我哭不出声的人,人啊人!笑哭都由己不由人,可尽管生活在无忧里,你依然会记住曾经心痛的日子,在恶梦惊醒的半夜,QQ成了我的依托,开拓了一片视野,让我结识了许多朋友,在小铃铛,玉雪、将军、风清月白、飘零等Q友鼓励下,我收拾受伤的心。一如往日的坚强生活,我对朋友诉说灰暗的心情,她们的鼓励让我前行在感动里,我在空间书写文字雨点,我把伤痛撕成碎片,撒在无垠的南海浪涛里,让海浪把忧伤带走。
  
  人老了,依然要自尊地活着,我总对自己说,善待自己、善待身边所有的亲友。活出自身的价值,不要别人的怜悯把自己包裹,我总鼓励自己,我会让西下夕阳如早晨日出一般的绚烂,人生没有如果,人生不可能重来,珍惜拥有,管它日落日出,只要心情不老,日落也如日出!
  
  山泉小亭旁有一棵大榕树,榕树枝桠横生,叶子墨绿墨绿的很是茂盛,那天我和朋友小刘她们在亭子聊天,忽然看到榕树一枝条上很多黄蜂在飞出飞进,我顺着枝条一看,哇,蜂巢!一个刚做好不久的蜂巢,长条形。小刘她们一家都跑来围看。大家都很高兴,特别是他们那可爱的女儿小玉,更是高兴地又蹦又跳。小黄蜂毫不理会我们的指指点点,安静地爬进爬出,我们怕别人发现摘了蜂巢,相约着不告诉别人。要让别人摘了,小黄蜂可就没家了。
  
  今天早上我去到小亭,首先关心的是蜂巢,探头一看,蜂巢还在,小黄蜂大了许多,依旧安静地在蜂巢上进进出出。我因为外出,已经很多天没上小亭了,心里总耽心,幸好蜂巢依旧在,我坐在小亭石椅上听歌,无意听到两个人也在谈论蜂巢,他们说太小了不能摘,等蜂巢大了再说,啊,小小的蜂巢原来己有不少人关注,而且看似秘密却是一点都不秘密。我每次到山泉小亭都会看看挂在树上的蜂巢。它是否安羗。
  
  从这,我也明白。蜂巢只是萍水相逢,都会无端地牵挂,何况故土故人乎,蜂巢不再是秘密,而这份蜂巢联想的牵挂却是那样地深。那样地永久。
  

上一篇:何广坝农场却铭刻在我们每一个知青人的灵魂中抹不去忘不掉

下一篇:没有了